男爵网 > 仙侠小说 > 九零后天师 > 正文 第十七章:此木一出,万木失色!

正文 第十七章:此木一出,万木失色!

    刘万福在旁边擦着汗珠,这万御河的意思已很明显了,那里边的玩意不值钱,可小大师却还是一意孤行,一万块打水漂还能听个响啊!
    万御河摇了摇头,怜悯的看着他,这青年起初估杉木价时还感觉挺不一般的,现在呢?有啥好值得刘万福追随的?回头说啥也得找机会劝一下这位老战友,但是现在有人上杆子来送钱,就没有不收的道理。
    下一刻,万御河双手抓住盒子的底部边缘,连关子都懒得卖,往上迅速一抬,下边那形状不规则的木块便显露无余。
    随之整个店铺之内充满了嘲讽的笑声。
    “这块木头非常6啊,堪称神木,四周还落着鱼鳞般的腐屑。”
    “表面裂纹横生,还散发着淡淡的臭味,厕坑里捞出来的吧?万老板,你这也不洗干净。”
    “老早我就摸过那块木头,一碰连闻的就知道一文不值,还好我没头铁去选。”
    此起彼伏之间,眼镜中年已在牙掉的悲哀中缓解过来,因为掉牙,无比的记恨令他说出那句话来的赵凡,此刻,望见那青年赌到的木材,他便阴阳怪气的笑着说道:“哟,长你一岁就比你多吃一年的盐,早就提醒过过你,现在花一万弄了块烂木头,怕是半年砖白搬了。”
    赵凡无视了众人的嘲讽,换做之前,他还有心思施展“落牙之法”整治下眼镜中年,而现在到了木之帝王,心情大好,就懒得计较对方的奚落了,他如获珍宝一样弯下腰捧起这块烂木头,就仿佛在看一个下凡的仙女,目光充满了宠爱之色。
    万御河愣住了,这青年要面子到了这种程度,不是自欺欺人是啥?
    然而,店铺中却有一个人神色凝重的盯着赵凡手中的木头,正是工匠宗师东方展,他呢喃自语的说着:“外微腐,味淡臭,色发黑,落屑如鳞黑中透润,裂纹如抓……难道这……这是!?”
    旋即,他摇头自嘲的笑道:“不可能的,世上怎会真的有那等奇木?这一定是个巧合。”
    “巧合?东方大师,您说什么巧合?”万御河扭头疑惑的问。
    东方展微微摇头,“没事,我应该是老眼昏花了。”
    赵凡手中的,确实有些像那等奇木。但是,即便是工匠宗师,他也没有真正见过,仅在鲁班书上看过草草两句不起眼的相关记载,可更像腐烂的破杨木。
    接着,赵凡取出身上揣的钱,在来丁甲路时打车破了一张,便将全部递给万御河后说道:“这是九千九,缺的那一百让老刘补上。”
    “唉,不用了,万福领来的,权当打个九九折。”万御河现在都在寻思,这莫不是老战友主动当托将对方坑过来赌木的?不愧为刘大忽悠,妙,实在太妙了!
    赵凡见前者走神,声音便加重了一分,“万老板,借把刀。”
    “刀!”万御河警惕的拉过万可,说:“您……您想干啥?玩不起想耍浑的?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赵凡无语,这年头的人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,他解释道:“我想处理下这块木料,然后进行雕刻。”
    “什么?你要拿烂木头雕财神!”万御河愕然。
    众人皆如同看傻子般望着这个青年,怕是失了智,就这烂木头,还妄图雕财神?财神爷怒火之下不让你穷上九族才怪!
    东方展心中一动,若真是那等奇木,甭说雕财神,就算雕太上三清都够资格还绰绰有余,但是,有可能吗?他心中的答案就一个字,不。
    万御河心道:“也罢,这后生不撞南墙不回头,既然没有害人之心,又送来了一万,就由着他胡来好了。”接着,他进内屋取了把市面上几块钱一把的刻刀,递给赵凡说:“我这不是木雕店,就有这个,先对付用着。”
    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    赵凡对此没啥讲究,木刻是个手艺活,绝大多数的刻师需要一把好的雕木刀相助,却过多追求“形”而非“神”,但是凭他在《公输册》上的造诣,随便一把刀都能雕的惟妙惟肖。因为一个悟透雕工精髓集大成的刻师,所雕出来的东西从不会去追求形象入微,却定然会通过对细节的掌控有着独到的神韵,故此,人看了之后便会觉得雕什么都像是活灵活现。
    接过刻刀,赵凡左手托起烂木头,右手的拇指与食指捏住刀身,随即手腕上下翻飞起来,犹如鱼鳞般的黑润木屑不断落向地面。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烂木头渐渐缩小,已化作了巴掌大,而地上已有一堆鳞屑。
    这时,刘万福揉动着眼珠子惊呼道:“那里边颜色怎么开始变紫了?!”
    经他一说,众人便注意到那块烂木头表面呈现出了浓郁的紫润,纷纷闭上了嘴,一时间铺子内鸦雀无声。
    “这莫非,真的是……”东方展的声音突兀响起,清晰的钻入众人耳中,他猛地站直身子,苍老的脸上震惊无比,喉咙却像抽风般抽搐着,激动的说不出话来。
    “东方大师,究竟发生什么了?不就烂木头发紫了,您可别吓我。”万御河疑惑问完,他反应过来又道:“不对啊,乌七八黑的烂木头削下去一块咋会变紫了?”
    “呼~~~”赵凡的动作终于停下,对着掌中之物轻轻一吹,残余的木屑飘零飞舞,而原本的烂木头此时通体不再有一丁点的黑鳞,爪痕更是全无,皆为光滑仿若冰镜那般的紫色……
    若是细看之下,其中隐约夹杂着许多发丝一样的冰魄纹路。
    非但如此,木料上还微微散发着淡雅别致的清香,覆盖了此前遗留在空气中的腐臭气息。
    万御河第一反应就是漂亮,紧跟着就懵住了,这是什么木材?他别说见过了,就连听过都没有!
    “世上竟然会有原料就这样的木头,优雅之中透着华贵与霸气!”
    “恐怕金丝楠木的阴沉料与之相比都会黯然失色……”
    “这位小哥好见识啊,不知这块木料卖不?我拿海景别墅跟你换!”
    “谁有懂的能说下这是啥木料不?”
    众人眼中有着难以掩盖的羡慕和好奇之色。
    而眼镜中年嘴巴像套上了一个铁内裤,紧紧闭死,布满痘痕的脸上就如被钢鞭抽打过又烫又疼……
    “我可能知道!”
    这时,东方展面色庄严肃穆,犹如朝圣般缓缓的走向赵凡,在离紫色木料还有二十公分时停下脚步,他一字一顿的问道:“小友,这可是紫极冰丝檀?”
    “哦?”赵凡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位年事已高的老者,便点头说道:“对,此木源自于鬼脸小叶紫檀的变种,外有鳞屑,遍布爪痕,味道腐臭,意在保护树心部分不引起动物的关注。想不到在江北这个地方还有人能认识它,实属难得。”
    紫极冰丝檀!
    众人一听就知道那不是凡物,恐怕也只有这样的名字才能配得上这块木料!
    刘万福目光得意洋洋的扫向万御河,心道:跟小大师混就长脸,第一次在万老抠面前如此风光!
    “不知,可否准许我好好摸摸它?”东方展渴望的像是沦落荒岛二十年之后第一次看见比基尼美女。
    “赵小哥,这位是国宝级的工匠宗师,东方展老前辈。”万御河唯恐赵凡拒绝,连忙介绍了一番,事实摆在眼前,对方绝非打了眼,反而是在场所有人都有眼无珠不识奇木,尤其是他,上天安排给了自己一件稀世珍宝,却当成烂木头滥竽充数,与之擦肩而过,想来就痛心疾首,为了仅仅一万块就让赵凡捡到了天大的漏。
    若非大庭广众之下,整不好他会冲动的暴力抢回这块奇木,哪怕传出去砸了招牌也在所不辞!
    在知道东方展的来历后,众人看向这位老者的眼神充满了尊敬之意。但是,赵凡唇齿间却是淡淡的飘出了三个令人始料未及的字:“我,拒绝。”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nanjinggangguan.com/book/028930/147654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www.nanjinggangguan.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